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ENGLISH/日本語/韩文
信息查询:
营业时间:8:00-20:00 周日8:00-12:00 注:每天17:00以后,只复诊,不接待初诊
断奶 入园 长高 胃口 进补
腹泻 伤食 消化 消瘦 多动
尿床 口疮 哮喘 咳嗽 近视
夜啼 复感 厌食 脾胃 秋燥
上火 秋咳 食欲 肺热 口臭
发育 贴敷 心理 益智 早熟
敷脐 头发 便秘 过敏 体质
体弱 磨牙 内热 湿疹 脾虚
肠胃 睡眠 补钙 贫血 驱虫
黄发 汗多 夜惊 久咳 口水
药浴 外敷 脐疗 湿疹 鼻炎
康尧病例采访手记 位置:网站首页 - 康尧病例采访手记
小儿支气管炎回忆录
作者:杨医生  来源:上海康尧中医儿科推拿诊所有限公司  时间:2018-07-24  点击:730次
0
0

  这是黄梅戏的故乡,文南词故里,高耸在长江边的小孤山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喜迎八方来客;这里是皖鄂赣三省交界处,曾因李白与松兹县令在松树下露宿一晚而得名;这里丛林翠绿、群山环抱、低矮相间、却错落有致,映衬着高低崎岖不平的丘陵地形。因地制宜、依山傍水是我们这个宗族饮食起居的首选之地,世代过着自給自足、日升而出、日落而归的生活。祖祖辈辈靠着牛拉人耕的方式经营着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就出生在这里,一个看似穷乡僻壤,却又有着山清水秀纯真质朴之美之地。

小儿支气管炎

  我的降临似乎有些坎坷。母亲在怀我的时候,正赶上计划生育,我是第二胎,上面有个哥哥。计生办的态度很强硬,要么罚款,要么引产。罚款对于那个年代是件匪夷所思之事,何况家里没有什么闲置的钱,就算能填饱肚皮,也只能是梦寐以求之事。要是引产,父母有点不舍,可奶奶却很支持,并且执意要去。父亲也只好无奈的带着母亲去医院,半道上,却遇上了外婆要来我家。外婆问父母去哪?父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向外婆娓娓道来。外婆坚决不同意而且态度很坚定,父亲也没招,只得言听计从,转身打道回府。就这样我算是与死神擦肩而过,是外婆的出现让我转危为安,是外婆让我有重现世间的转机。

  我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母亲在预产期时,正值水稻双抢时节,收割了稻子还要接着插秧,这也是一年中最忙的时节。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也顾不了太多,挺着个大肚子去挑稻子。可到临近收尾时突然觉得不对劲了,估计是快要生了,父亲急得跟热窝上的蚂蚁似的,不知所措,知道去医院来不急,何况交通不便。紧急关头奶奶说赶快去叫隔壁的二婶,她会接生,二婶用着轻车熟路般的手法帮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家人听到又是个小子,个个都喜笑颜开,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似乎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不可磨灭。可这个兴奋劲还没过几天,计生办就来罚款了,家里本来就捉襟见肘、一贫如洗,没几件像样的东西。这些人跟土匪一样,见了东西就搬,硬是死拖硬拽搬走了好几件,父亲也只能迷茫的望着已远去东西,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束手无策,或许这就是交换。只是奶奶还在依恋不舍,这可是家里珍贵之宝。

  或许我的来临就让这个家没消停过,母亲看到我总是咳嗽,还有点哮喘。开始以为是感冒,也没引起注意。后来去卫生所医生说是小儿支气管炎,而且这么小,吃药打针都不可行,父母是急得焦头烂额,可面对现实却又心有余力而不足。父母一直在为我这病劳心费神,四处明查暗访,哪里有神医妙方都会想方设法去登门求赐。只要稍有听闻,都会抓住每一线希望。还记得有一次,打听到一个医生,路途遥远,坡陡、路弯。父亲借了辆那时比较时髦的永久牌自行车,载着怀抱着我的母亲。母亲怕我受风寒,用围巾把我裹严实。父亲在安然自得、聚精会神的踩着脚踏、没有丝毫的马虎和放松警惕,只想飞快如奔的到达。突然,母亲觉得车速在加快,父亲说:正在下坡呢?而且坡度很陡也很弯。母亲说快捏闸,父亲用双手轻紧车闸,可就是不听使唤。车轮飞速向前冲,母亲只好一手紧紧的抱着我,另一只手紧扣车座。父亲也在奋力毫无胆怯的掌握着车把,全力以赴的背水一战。或许上天总会眷顾和施恩于有难之人,却奇迹般的化险为夷。父母蹬下车,手脚在不停的打着颤,似乎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一时半会缓不过神来。母亲却还在战战兢兢的紧抱我,脸色出奇的白。而我却在母亲的怀中酣然入睡,丝毫不知刚才命悬陡坡的一刹那。似乎父母的四处寻医探方没有任何的疗效,而我还在不停的咳嗽、哮喘,有时就活像一个到了耄耋之年的老头,说不定一口气结不上就命丧归西。

  奶奶也不清闲,这个曾经反对生我的人,也在为我到处求神祈祷。只要听说哪里的菩萨灵验,都会去祈求。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庙里还愿,愿神灵保佑我早日摆脱病痛的困扰,那时,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所谓的仙丹圣水,可毫无起色。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咳嗽一直陪伴着走过了几个春秋,就是不见好转。打针吃药对我来说已算不了什么,一天打好几针,有时两边都扎,并且坚持天天打,一打就是几个疗程。什么药丸、中药早已在我嘴里变的食而无味,只是那时还小,偶尔会耍着小孩脾气,不听父母使唤。我也不知道在父母的诱导下吃了多少所谓的偏方,一切的记忆是模糊的,只是依稀的记得那时就是苦不堪言。

  看到同龄人能做的事,而自己却不能,心里特别的别扭和委屈。有时也会做些事与愿违的事,还记得夏天光着脚对我来说是件多么奢侈和羡慕的事。由于支气管炎的原故,不能着凉受冷,特别不能碰水。大热天的,看着别人都光着脚跑来跑去、偶尔会踩个水之类的,看到水花飞溅是件多么惬意的事。而我却不能,被裹得严严实实,只能独自看别人玩耍。有时实在憋不住了,就偷偷的把袜子脱下也尝尝鲜,然后又穿上,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儿时的时光是这般的无助,眼看就到上学的年龄,这可愁坏了父母,带着病去上学可不是件好事,但不上学也不行,真是进退两难,最后还是亦然决然的把我送入了学校。在学校期间,好像父母的担心是多余的,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糟,我却再也没有咳嗽了,也没有哮喘。父母深呼吸了口气,摆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尘埃落定,胸口也顿时变得畅通无阻。


留言(0条)  |  打印  |  返回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 已有留言数:0条  查看更多留言信息>> 
验证码: 详细内容
评论内容:
    
  返回目录
  上一篇: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篇:震撼:帖子已经2076楼了--分享宝宝推拿调理体会-已经两年没有咳嗽了
收缩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与568048718谈话
  • 与2658332833谈话
  • 电话咨询

  •  5422-5322
  •  13816583045
  • 扫一扫,微信关注